别让乡村医生为养老发愁

近年来,为提高农村人口的健康水平,我国逐步加大对村级卫生所建设的投入,将村级卫生所建设纳入新农村建设规划,积极推广中医药适宜技术,使老百姓有些小病,不出村就可以享受中西医服务。但一些地方卫生设施改善了,可乡村医生的待遇却未见提高。

村医“亦医亦农”,是我国最基层的医疗卫生工作者,是农村县、乡、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网的“网底支撑”。如何织牢网底,稳住乡村医生队伍,巩固发展农村医疗卫生服务网的问题,成为…

提高农村人口的健康水平,优化农村的医疗条件是必要的,可要让广大农民的健康真正有保障,还得依靠全体乡村医生的努力。在农村,笔者常常会发现这样的情况,某一村民的健康状况,其本人不一定清楚,而乡村医生却了如指掌。这说明,乡村医生是农村人口的“健康档案”,是农村卫生队伍的主要力量,具有不可代替性。

村医“亦医亦农”,是我国最基层的医疗卫生工作者,是农村县、乡、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网的“网底支撑”。如何织牢网底,稳住乡村医生队伍,巩固发展农村医疗卫生服务网的问题,成为基层代表们热议的话题。

据称,目前我国有63.3万个村卫生室、110万名乡村医生和卫生员,为农村的卫生事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应该说,农村人口离不开这些健康的“守护人”。可是,如今在一些地方,乡村医生队伍老化现象严重,有能力的年轻人又不愿做乡村医生,乡村医生待遇低,养老问题得不到解决是原因之一。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通许县大岗李乡苏刘庄村“爱心诊所”医生马文芳说:“在国家各行各业都能享受到‘老有所养’的待遇,唯独在全国广大农村为卫生事业奋斗一生的乡村医生,却没有享受到这应有的待遇。”

乡村医生要求相应待遇,要求解决养老问题,合情合理。按照从业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他们一旦超过从业年龄,将无法再执业。如果因为农民身份,从业期间不能获得养老保险,晚年的生活将无法得到保障。

马文芳为了了解乡村医生的生存现状,先后走访了3个省18县的100个村卫生所,调查乡村医生100人。“这100个卫生所全部担负着公共卫生服务,全部担负着村里的健康管理,但这些乡村医生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乡村医疗条件也比较差,除了体温计、血压计、听诊器老三样外,没有其他诊疗设备了,直到今天,我们还是一手拿着镰刀锄头,一手拿着听诊器解决着村民的头痛脑热。”

给予乡村医生们相应的待遇,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让他们晚年生活有保障,既是对老年人的尊重,也是对乡村医生几十年工作的肯定,更是稳定乡村医生队伍的需要。各地应尽快解决乡村医生的养老问题,让他们老有所养。国家在改善农村卫生设施的同时,应出台配套政策,逐步建立乡村医生养老保险、聘用与退休制度,切实解除乡村医生的后顾之忧。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南涧彝族自治县宝华镇拥政村委会卫生室负责人陈文琴说,“‘赤脚医生’新中国成立后60余年中,为提高农民的健康素质,不辱使命,默默地承担着医疗健康义务,为解决‘看病难,看病贵’,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巩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发挥着特有的作用和贡献。”

来自云南的全国人大代表、索道医生邓前堆认为乡村医生是农村唯一全天候、廉价、好使的医生。“村民的既往病史、用药过敏史和家族病史,甚至连村民自己都不清楚,而乡村医生却了如指掌。”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副院长李秋说,正是有了这群乡村医务工作者的存在,才支撑起来了农村的卫生服务网的网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