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材种植不要盲目追涨

去年,由于市场库存减少,加上药品开发,作为“浙八味”药材之一的元胡,用量逐渐增多,价格出现了“多级跳”———从每公斤30元,跳到了50元。农户再次看到了希望,纷纷扩大种植面积,甚至有人从别家要来田地,大规模种植,全镇的种植面积随之上升至1.3万亩。

同样的事情在元胡、白术
、杭白芍种植上都发生过。前年、去年,白术干品的价格每公斤都在40元左右,去年下半年,药农种白术的就多了,但今年收获时,干品售价还不到20元,如果除去化肥等成本,药农基本上没什么好赚了。“去年买白术来种,那只是暖了暖身子。”史志明玩笑式的比喻,贴切地反应了白术种植跟风的后果。“据我所知,这样的人不只一个两个。”史志明说。

1997年,元胡收购价最高时每公斤达75元,高价导致农户盲目扩大种植面积,这一年千祥镇的元胡种植面积达到2.2万亩。

对于盲目跟风带来的危害,史志明深有体会。记得是2003年,贝母干品售价每公斤240元时,贝母籽的价格每公斤为160元左右,那年,他光籽就种下了3000多公斤,如果卖籽,当时就可获利50多万元。史志明说,当时,大家都知道第二年的价格要跌,但贝母干如果有一百来元,收入还是不错的。不久,贝母的价格开始下跌,到第二年贝母收获时,干品的售价每公斤还不到30元。史志明卖掉当年收获的贝母,只有3万元钱左右,这还不包括化肥、农药成本。史志明说,他是自己留籽种的,账面上没有亏损。

价格大起大落

药材种植不要盲目追涨前几年,元胡、贝母、白术、杭白芍等药材价格高涨时,一些药农跟风种植导致损失惨重。又到了药材种植季节,业内人士提醒广大药农——药材种植不要盲目追涨。

盲目跟风不可取

供求关系决定商品的价格,药材价格的高低,由供需关系决定。曹开金说,虽然我市是“浙八味”元胡、杭白芍、白术、贝母等药材主产地,但现在外地也有种植,对我市药材生产有一定的冲击;近段时间以来,由于受宏观经济的影响,绝大多数药材的收购价持续下滑,只有鸢尾等少数药材的价格比较高。曹开金提醒说,药材生产需要一定的时间,对第二年的行情,往往也不容易估计,因此,一方面,药农不要一哄而上,选择种植当前市场价高的药材,一旦众多药农盲目跟风追涨,受损失的必定是药农自己;另一方面,药农也不要在价格低时盲目弃种,在价格低时保持一定的种植数量,待行情稳定时,才能获得较好的收益。

曹开金认为,一旦价格暴涨,就会出现大面积扩种的现象,从而导致市场供大于求。1997年,就是因为元胡价格飞涨,一些农户甚至跑到江西、陕西、安徽等地租地,种植面积迅速扩大。没想到,价格很快跌入谷底,农户受到重创。

前几年,元胡、贝母、白术、杭白芍等药材价格高涨时,一些药农跟风种植导致损失惨重。又到了药材种植季节,业内人士提醒广大药农——药材种植不要盲目追涨。

曹开金提醒元胡种植户,在追求产量的同时,最重要的还是要保证药材质量。这两年,千祥镇在主推无公害药材,要求农户采用无硫加工。为提升药品质量,商家和厂家也加入到这一行动中。以前,农户们习惯用硫磺加工元胡,不仅时间保存得更久,且卖相更好,颇受药商喜欢。现在,药商改变口味,对无硫产品给出了更高的价格,每公斤至少高出20元。

大路村村委会主任史长春说,当年,有的村民买贝母籽来种,再加上租田的费用,损失多的达10余万元。这几年,村民相对来说比较理性,大路村贝母种植比较稳定,没有出现大起大落的现象。

说起元胡种植,陈建设心里有一段挥之不去的阴影,因为7年前他曾因为种植元胡栽过跟头。2006年,当时元胡的价格是每公斤16元,处于历史最低点。因为没有看清市场变化,当不少人放弃种植时,陈建设却在那一年种起了元胡。一亩地的收成只有2000元,让他很受伤。今年,看到元胡价格有上升的苗头,他果断再度出手。

千祥镇农技站站长曹开金介绍说,前些年,元胡、贝母、白术、杭白芍等药材价格都有过高价,尤其是贝母,最高时每公斤干品的售价为240元。一些药农高价时跟进,导致损失惨重。

今年60岁的陈建设,是千祥镇后马村人。今年他家只种了6分地的元胡,但还是尝到了甜头。

23日,千祥镇大路浙贝母基地种植大户史志明在家里给贝母籽分类。史志明说,虽然现在鸢尾的价格比较高,但他不会盲目去跟风,今年,他计划种植2000公斤贝母籽。

“跟着市场价格走,属于正常现象。”曹开金说,关键是不要忘记昔日的“伤痛”,把握市场变化,切不可盲目跟风。

说起近年来元胡价格的大起大落,千祥镇农办主任曹开金记忆犹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