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治心胃痛与心腹痞

治疗方法:668866com,草豆蔻丸。

心胃痛《黄帝内经》云 : “足太阴脾之脉,其支者,
复从胃别上膈,注心中。是动则病舌本强,食则
呕,胃脘痛,腹胀善噫,心下急痛” 。由于胃与心
位置相近,胃脘作痛时可误认为是心痛,且脾之经
脉注心中,脾病亦可导致心之病变。唐宋以前,胃
脘痛常与心痛相混淆,有时甚至将其互相关联,如 《黄帝内经》有
“少阳司天,火气下临,肺气上 从,……心痛胃脘痛 ” ; “厥阴司天,风淫所胜,民
病胃脘当心而痛 ” ; “太阳之胜,凝栗且至,……
寒厥入胃,则内生心痛”等认识。临床冠心病心
绞痛、心肌梗死患者常首先表现为胃脘疼痛,久治
不愈的胃脘疼痛有时导致心脏疾病发作,临床中常
见脾胃病患者亦可表现为胸闷、胸痛、心悸等,故
而患者常心痛、胃痛不分。李东垣一方面提出要根据疼痛的部位、脏腑的
位置进行辨证论治,将疼痛从上至下分为心痛、脘 痛、腹脐痛、少腹痛等;
另一方面又常心胃痛并称 或同时来进行论述,反映了立足临床、不拘一格的
治学特点,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痛有因不通而痛、不荣而痛者 。《素问·举痛
论》云 : “寒气入经稽迟,泣而不行,客于脉外则 血少” ,不荣则痛
,“客于脉中则气不通” ,不通而 痛。故李东垣认为
,“心胃痛及腹中诸痛,皆因劳 役过甚,饮食失节,中气不足,寒邪趁虚而入客
之,故卒然而作大痛” ,而痛 “得炅则止,炅者热 也,以热治寒,治之正也” [1
]66 ,所以对心胃及腹
中诸痛的治疗多以温燥药治之。心痛者有厥心痛和真心痛之分,厥心痛乃寒邪
客于心包络,可以高良姜、石菖蒲等大辛大热之味 温里而散寒邪,可止心痛
,“痛如锥针刺其心,甚 者脾心痛也,取之然谷,太溪” ,而真心痛则为寒
邪直中心府,为危重之候,难治 , “旦发夕死” ;
脘痛者,责之太阴,以理中汤、建中汤、草豆蔻丸 等治疗; 腹脐痛者,少阴病 ,
“四逆汤、姜附御寒 汤之类主之” ; 少腹痛者,病在厥阴 , “正阳散、
回阳丹、当归四逆之类主之” 。可见李东垣对心胃
及腹中诸痛的治疗,多以温热之药随高下治之, “更循各脏部分穴腧,而灸刺之”
,针药合用,以解寒邪,散疼痛。同时列有草豆蔻丸、姜附御寒
汤、麻黄豆蔻丸、益智和中丸、益智调中汤等常用
温中方剂,以助医者临证参考。举例如下。如草豆蔻丸
,“气欲绝者,胃中虚之极,俗呼 为心痛,服草豆蔻丸”
。因元气亏虚无力滋养皮毛 血脉,分肉之间营气大亏,又有寒燥之气乘虚而
入,患者可见恶风怕冷,耳鸣,腰背疼痛,鼻息不
通,不闻香臭,额寒脑痛,目眩等症。脾胃虚之 极,肾中寒水反乘之,而见
“痰唾沃沫,食入反 出,腹中常痛,及心胃痛,胁下急缩,有时而痛,
腹不能努,大便多泻而少秘,下气不绝,或肠 鸣”
。因脾胃虚而气机升降失常,故 “胸中气乱, 心烦不安” ,上下不通致
“咽膈不通” ,气虚无力 温养周身,见 “四肢厥逆,身体沉重,不能转侧,
头不可以回顾” ,得温病减而遇寒加重。对此类疾 病的治疗,李东垣认为 ,
“治脾胃虚而心火乘之, 不能滋荣上焦元气,遇冬肾与膀胱之寒水旺时,子
能令母实,致肺金大肠相辅而来克心乘脾胃,此大 复其仇也 ” ,“经云:
大胜必大复” ,故以草豆蔻丸 做
“秋冬寒凉”之药以助肺金而大复其气。又如姜附御寒汤,寒邪来犯,可见恶寒 ,
“善 嚏,鼻中流浊涕不止,不闻香臭,咳嗽脑痛” ; 寒 性收引,可有
“相引两胁,缩急而痛” ,甚则阴部 挛痛,上牵心腹 ; “寒气客于脾胃之间”
,而有 “饮食失味,口中沃沫” ,食少,大小便不调; 气 机升降出入无序
,“夜不得安卧,胸中痰涎,膈咽 不通” ;
重者阴盛阳虚,阴盛格阳,虚阳外越,症 见
“上热如火,下寒如冰,或耳鸣耳聋,牙齿动
摇不能嚼物,腰脐间及尻肾膝足胻冷,阴汗自出,
行步失力,风痹麻木,小便数,气短喘喝,少气不
足以息,卒遗失无度”等。故以姜附御寒汤温中
阳,散寒邪,升阳气,则诸症可消。另外有 “客 寒犯胃,心胃大痛不可忍”
,可予麻黄豆蔻丸; “心胃腹中大痛,烦躁,冷汗自出” ,益智和中丸 主之; 若
“因服寒药过多,致脾胃虚弱,胃脘痛”
者,服益智调中汤则愈。心腹痞《黄帝内经》常 “心胃” “心痛否满”并提, 如
《素问·至真要大论》云 : “太阳之复,厥气上
行,……心胃生寒,胸膈不利,心痛否满” 。李东 垣则提 “心腹痞满” ,在
《脾胃论》中说 : “胃既 伤,则饮食不化,口不知味,四肢倦困,心腹痞
满,兀兀欲吐而恶食,或为飧泄,此胃伤脾亦伤明 矣”
,认为是由于脾胃损伤所致,因其病位、病机 与 “心”关联密切,故名之
“心腹痞” 。《中医养生学》《伤寒论》明确提出 “心下痞”名称,李东垣
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指出 ,“太阴者,湿土也,主壅
塞,乃土来心下,为痞满也。伤寒下之太早,亦为
痞,乃因寒伤其荣,荣者,血也。心主血,邪入于 本,故为心下痞” ,并阐述了
“心下痞”与 “心” 之关联,还在 《兰室秘藏》特设 “心腹痞门” 。 考
《兰室秘藏》之心腹痞门五首方剂,分别 为 : “消痞丸:
治心下痞闷,一切所伤及积年不愈 者; 失笑丸:
治右关脉弦,心下虚痞,恶食懒倦, 开胃进饮食; 黄连消痞丸:
治心下痞满,壅滞不 散,烦热喘促不安; 消痞汤: 治因忧气结中脘,腹
皮里微痛,心下痞满,不思饮食; 葶苈丸: 治心下 痞,胸中不利” [4 ]
。可见李东垣心腹痞主要是心下 痞,且认为是 “胸中之气,因虚而下陷于心之分
野” ,故致心下痞。治疗方面 , “宜升胃气,以血
药治之,若全用气药导之,则其痞益甚。甚而复
下,气愈下降,必变为中满,膨胀,皆非其治 也” [5 ]
。引用张元素的枳术丸,结合 “升胃气,以
血药治之”的原则,创立了消痞丸、失笑散、黄 连消痞丸、消痞汤等方剂,谓之
“治痞、消食、 强胃” 。

病因病机:脾胃虚而心火乘之,不能滋荣上焦元气,遇冬,肾与膀胱之寒水旺时,子能令母实,致肺金大肠相辅而来克心乘脾胃。

证候表现:则苦恶风寒,耳鸣,及腰背相引胸中而痛,鼻息不通,不闻香臭,额寒脑痛,目时眩,目不欲开,腹中为寒水反乘,痰唾涎沫,食入反出,腹中常痛,及心胃痛,胁下急缩,有时而痛,腹不能努,大便多泻而少秘,下气不绝或肠鸣,此脾胃虚之极也。胸中气乱,心烦不安,而为霍乱之渐,膈咽不通,噎塞极则有声喘喝闭塞,或日阳中,或暖房内稍缓,口吸风寒则复作,四肢厥冷,身体沉重,不能转侧,不可回顾,小便溲而时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