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8866com《傅青主男科》卷下 怔忡惊悸门

处方:先用独活汤数服,后用珍珠母丸。

此心病而实肾病也,宜心肾兼治, 方用

治疗方法:珍珠母丸、独活汤。

人参 茯苓 茯神 熟地 山萸 当归( 各参两)
远志(
贰两) 菖蒲( 叁钱)
黄连
肉桂砂仁(
各伍钱) 生枣仁
芥子(
各壹两) 麦冬( 参两)

出处:《类证治裁》·卷之四(卷)·怔忡惊恐(篇)

[ 此症岳每用桂枝汤温胆汤参之颇效]

证候表现:若卧则魂梦飞扬,惊悸多魇,通夕不寐

人参
当归
茯苓( 各叁钱) 丹皮
麦冬(
各贰钱)
甘草
菖蒲 五味子( 各壹钱) 生枣仁熟枣仁( 各伍钱)

原文:若卧则魂梦飞扬,惊悸多魇,通夕不寐,乃肝虚风袭入之。(先用独活汤数服,后用珍珠母丸。)

668866com,人每卧则魂飞扬,觉身在床而魂离体矣,惊悸多魇,通夕不寐,人皆以为心病也,
谁知是肝经受邪乎,盖肝气一虚,邪气袭之,肝藏魂,肝受邪,魂无依,
是以魂飞扬而若离体也,法用珍珠母为君,龙齿佐之,珍珠母入肝为第一,
龙齿与肝同类,龙齿虎睛,今人例以为镇心之药,讵知龙齿安魂,虎睛定魄,
东方苍龙木也,属肝而藏魂,西方白虎金也,属肺而藏魄,龙能变化,
故魂游而不定,虎能专静,故魄止而有守,是以治魄不宁宜虎睛,治魂飞扬宜龙齿,
药各有当也,

病因病机:乃肝虚风袭入之

 

[ 何以知肝气不上于心, 此人当面色青,或潮热,或手足烧,或眩晕左?涨。 ]

此方治心惊不安与不寐耳,
用人参、当归、茯神、麦冬足矣,即为起火不寐,亦不过用黄连足矣,
何以反用熟地、山萸补肾之药,又加肉桂以助火,不知人之心惊,
乃肾气不入于心也,不寐乃心气不归于肾也,今用熟地山萸补肾,则肾气可通于心,
肉桂以补命门之火,则肾气既温,相火有权,君火相得,自然上下同心,
君臣合德矣,然补肾固是,而亦有肝气不上于心而成此症者,如果有之,
宜再加白芍二两,兼补肝木,斯心泰然矣。恐怕人夜卧交睫,则梦争斗负败,恐怖之状,难以形容,人以为心病,
谁知是肝病乎,盖肝藏魂,肝血虚则魂失养,故交睫若魇,此乃肝胆虚怯,
故负恐维多,此非大补,不克奏功,而草木之品,不堪任重,当以酒化鹿角胶,
空腹服之可愈,盖鹿角胶大补精血,血旺则神自安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