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女官员格局现状:在最高层和基层比例很低

摘要:
在世界范围内来看,中国女性参政比例较低,在各级人大中的比例与其他国家女性在议会等中位置相比,从1997年的第16位跌至第55位。可以说,中国在政界的总体形象上,缺少了女性这一环
…  据解放日报微博5月13日消息,中共上海市委决定沈晓明担任浦东新区区委书记,原区委书记徐麟则任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长。而稍早时间4月27日,原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杨振武返京任人民日报社总编辑。而目前上海市常委成员中,因殷一璀不再任市委副书记,已没有女性常委。  省级常委多有女性角色  省级党委常委是各省级单位的最高领导层,省级党委常委一般由13名组成。除新疆、西藏和青海外,其他省份均为一正二副十常委的格局。  根据2001年中共中央组织部《关于进一步做好培养选拔女干部、发展女党员工作的意见》,“
省、自治区、直辖市和市(地、州、盟)党委、人大、政府、政协领导班子要各配1名以上女干部”被列为工作目标。  目前,在一共395名省级常委中,现有女性常委共34名,其中天津市委书记孙春兰是唯一任省级书记正职的女性,而江苏共有三名女常委,为全国最多。辽宁、甘肃、河南、山西有两名女性,其中贵州在缺额一名情况下仍拥有两名女性常委。除此之外,大部分省级行政区都有至少一名女常委,其中北京、河北、内蒙古、湖南、四川在缺席一名常委的情况下仍有一名女常委。  由于人事调整交流的原因,除上海之外,还有四省级单位无女性常委,分别是黑龙江、江西、重庆和西藏。其中,黑龙江、重庆和西藏缺额一名,唯有江西在足额的情况下仍无女性出任常委。  女性官员的参政格局  尽管省级行政层面大部分省份拥有女性常委,但女性官员尤其是女高官仍占很小比例,处于稀缺状态。有资料显示,女性在中国省级正职首长中的比例,30多年来仅维持在约3%的水平。目前天津市委书记孙春兰是唯一的省级党委书记,而宁夏自治区政府主席刘慧是唯一的省级政府主官。  越往高层和基层,女性参政比例越低,多集中在地市级和县处级级别,形成橄榄型格局。而且女官员正职少、副职多,多集中在科教文卫体等部门,而在党政主干要职领域,如经济、政法、军事等任职的较少。  全国妇联专家认为,目前女官员的比例已不能代表中国妇女的整体发展水平。在世界范围内来看,中国女性参政比例较低,在各级人大中的比例与其他国家女性在议会等中位置相比,从1997年的第16位跌至第55位。可以说,中国在政界的总体形象上,缺少了女性这一环,而女性参政被普遍认为是国家政治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之一。  中组部也曾多次发文强调增加女性的参政比例。虽然女性参政比例仍偏低,但中组部数据显示,30多年来女性参政比例和地位在不断提升。在孙春兰任天津市委书记前,有四位女性曾位居省长职务。分别是1982年顾秀莲出任江苏省省长,2001年乌云其木格出任内蒙古自治区主席,2005年宋秀岩出任青海省省长,以及2012年李斌当选为安徽省省长,如今她已任新组建的国家卫生与计生委主任,成为正部级官员。  虽然30多年来女性在政界尤其在高层的比例有所上升,但在党和国家领导人这一最高级别中女性仍然非常有限,仍有很大上升空间。十七届中央委员有13名女性,比例为6.4%,入选中央政治局委员仅有刘延东一人;而十八大减少到10名,比例下降到4.8%,但孙春兰与刘延东一起进入中央政治局,这在“文革”后还是首次。

  在中国,女官员尤其是女高官仍处于稀缺状态。女性在中国正职省长中的比例,30年来维持在约3%的水平。至2009年,女性只占全国省部及以上级干部比例的11%。女官员正职少、副职多,且多在教科文卫部门。

  全国妇联专家认为,目前女官员比例已不能代表中国妇女的整体发展水平。这一状况或会逐渐改变。20年来中国也在加强重视女干部培养,中组部曾多次发文强调增加女性参政比例。

  2月15日李斌当选为安徽省省长。她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第四任女省长。

  在她之前,分别是1982顾秀莲出任江苏省省长;2001年乌云其木格顶替车祸殉职的云布龙,出任内蒙古自治区主席;以及2005年宋秀岩出任青海省省长。

  对比四名女省长履历,有一些相似之处。她们大多有在党委宣传部门的工作经历,或曾出任过共青团干部,并且均有长期基层工作经验。

  李斌与顾秀莲在履职省长前,都曾执掌过中国计划生育部门。

  多年在女性高官领导下工作,并就此议题进行研究和观察,全国妇联研究所副研究员杜洁认为,这些女官员,“都具备高度的事业心和强烈的责任感,她们不仅敏锐、实在,而且怀着对基层深深的人文关怀,常有温馨的一面。”

  不过,杜洁的研究也发现,在最高层与最基层,女性官员比例仍然较低。

  【现状】

  越到高层比例越低

  李斌、宋秀岩、乌云其木格、顾秀莲,四人就任省级政府最高行政长官的时间相互错开,这意味着,从1982年至今,中国女性在省级地方最高行政长官的版图中维持近3%的水平。

  来自中组部的数据显示,近10年来女性干部在各级领导干部中比例有所上升。2009年,全国省部及以上级干部中,女性为11%;地厅级干部中,女性占13.7%;县处级干部中,女性占16.6%。这个比例在2000年时,分别为8%、10.8%、15.1%。

  同样来自中组部的数据,从2000年至2009年,女性在中共党员的比例由17.4%上升到21.7%。

  2001年,中组部曾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培养选拔女干部、发展女党员工作的意见》(下称《意见》)要求,中国省、市、县三级党政领导班子后备干部队伍中的女干部,应分别不少于10%、15%、20%。

  2月20日,前《中国妇女报》总编助理,中国妇女状况观察员冯媛女士表示,并未感觉女性在中国政界、尤其在高层的比例有所上升。高官中女性仍然非常有限。

  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中,女性13名,比例为6.4%;在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女性只刘延东一人。在上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只吴仪一人。

  【领域】

  多担任副职

  中组部的另一组数据显示,2009年,正职女干部在同级正职干部中的比例分别为:省部级以上7.3%、地市级10.4%、县处级14.8%。此前,2000年的数据,省、地、县、乡四级领导班子中,正职女干部分别占1.7%、6.15%、7.05%、3.4%。

  杜洁副研究员认为,这些数据背后展示了女干部的“真实生态”,任副职多、正职少。

  女性官员还普遍存在“副职升迁”现象。女性官员大多出任副职,提升路径也大多是从一个副职升任更高副职。以何鲁丽为例,1984年从政担任北京市西城区副区长,4年后升北京市副市长,后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再至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这种状况或会逐渐改变。中组部2001年发布的《意见》中曾提到,“加大党政正职女干部的选拔力度,使地厅和县处两级领导班子中正职女干部的数量在现有基础上有所增加”。

  目前女性官员通常任职一般性社会管理,如教科文卫,在党政“主干线”和重要领域,如经济、政法界任职的较少。

  这可以从中组部的选拔任用女干部惯例中找到根源。中组部2001年的《意见》中还提到,“其中教育、科技、文化、卫生、体育、计划生育、民政、司法、劳动和社会保障等部门领导班子要首先选配(女干部)”。

  而在这些领域的女性较多,相对提高了女性在官员性别比例中的数据。

  【位置】

  比例在世界走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