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部推利好措施 为台律师668866com“登陆”发展再添助力

中新社记者 杨程晨

上海市台协副会长、上海博恩律师事务所主持律师蔡世明说,台湾律师对相关消息早就期待,这对在大陆执业的台籍律师来说,犹如一场期待已久的甘霖。过去有年轻的台籍律师反映,大陆市场虽然大,但可以做的诉讼业务只有20余项,只能“看得到,吃不到”。如今执业项目放宽后,很多身在台湾的年轻律师对到大陆发展跃跃欲试。

台湾律师在大陆执业和大陆律师仍存在不同,汤嘉恒也提到了现存的一些困惑。他说,美中不足的是截至目前,大陆对于台籍律师所规定的执业范围仍然偏窄,诉讼代理限于涉台婚姻、继承案件。2016年末,大陆方面宣布,将进一步放宽获得大陆律师执业证书的台湾居民在大陆从事民事诉讼代理业务范围。期待大陆在律师执业方面的政策愈来愈开放,便利台湾相关从业者今后在大陆的职业发展。

执业范围扩大

汤嘉恒说,台湾有很多学习法律专业的年轻人向往到大陆执业。大陆市场这么大,还有“一带一路”等议题,在大陆做和法律相关工作的发展空间更大。再加上语言没有障碍,文化上共通,“登陆”执业对这些年轻人而言也是一个优先的选项。

祖籍金门的杨轩廷,2010年取得台湾律师执业证书,2016年到厦门律师事务所实习,并于今年9月获得大陆律师执业证书。在他看来,放宽台籍律师在大陆的执业范围,将进一步扩大台籍律师在大陆的发展空间,促进两岸法律界人士的交流与合作。

盈科律师事务所两岸事务部主任汤嘉恒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表示,大陆司法部门简化台籍律师申请执业资格,对那些希望在大陆从事法政行业的台湾年轻人来说相对便捷了,并期待大陆有关政策更加开放。

蔡世明说,这次开放范围在两岸服贸协议中其实已有涉及,但卡在服贸未能落实,因此大陆才改变做法,单方面决定放宽执业项目给台籍律师,对在陆台籍律师而言,不啻为一项大利好。

中新社北京2月23日电 题:大陆调整执业许可?台籍律师点赞

上述举措,将有利于台湾法律界人士进一步参与两岸有关法律事务的服务市场,融入大陆法治发展进程,服务台湾同胞。台湾律师蔡文彬说,他的岛内律师同行对此纷纷表示“乐观其成”。“这对台湾律师在大陆发展是实打实的帮助,是重大利好。”

《国务院关于取消和调整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2014年颁布,将台籍律师事务所驻大陆代表机构派驻代表执业许可下放至省级政府司法行政主管部门。

根据司法部《关于修改〈取得国家法律职业资格的台湾居民在大陆从事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的决定》,自今年11月1日起,取得大陆律师资格的台湾居民,可代理涉台民事案件扩大至五大类、共237项。有别于2008年开放台籍律师代理涉台婚姻、继承诉讼业务,本次新增涉台合同纠纷、知识产权纠纷,与公司、证券、保险、票据等相关民事诉讼案件。台湾律师执业范围,在现有的20项基础上大幅放宽。

在大陆从事法律事务多年的汤嘉恒指出,大陆下放执业许可之后,台湾居民通过大陆司法考试后需由所在地多次来往北京,行政手续较为复杂。颁布决定之后,行政手续的办理相对方便了,不用每次办理手续都要前往北京。

有司法部官员称,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努力,两岸律师界交流合作已经从“务虚”层面逐步转向“务实”层面:从早前侧重接触了解、信息交换发展到近年来侧重业务往来,加强合作;从律师个人小范围的交往交流,发展到两岸律师协会、律师事务所和律师之间全方位的交流与合作。

2008年年底,大陆方面正式对台湾居民开放司法考试,并在2009年1月1日颁布实施《取得国家法律职业资格的台湾居民在大陆从事律师执业管理办法》。自此,两岸的法律业务交流通过律师执业、法律服务开展起来。

自从1987年两岸打破坚冰、开启交流以来,经济社会的融合发展,两岸民众对法律服务有了切实需求。越来越多的台湾专业人士希望报名参加大陆司法考试,在大陆取得法律执业资格,借此发挥所长。

蔡世明“登陆”执业已近10年,在他看来,台湾律师行业目前已趋近饱和,但要西进大陆执业也不容易,除要通过录取率仅8%的司法考试,还得通过1年的实习考核后,“过五关斩六将”,才能正式执业。

顺应两岸经济社会发展需求,2008年,大陆正式对台湾居民开放国家司法考试。同期颁布了《取得国家法律职业资格的台湾居民在大陆从事律师执业管理办法》,明确自2009年起,台湾居民获准在大陆律师事务所执业,可以担任法律顾问、代理、咨询、代书等方式从事大陆非诉讼法律事务,也可以担任诉讼代理人的方式从事涉台婚姻、继承的诉讼法律事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