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磷虾:远洋渔业“后起之秀”

近年来,挪威等国就已开始形成规模性的南极磷虾产业链。“虽然我国南极磷虾研究和开发起步较晚,但经过这些年的努力,从渔业捕捞到高附加值产品的开发,我国南极磷虾资源开发产业链雏形也已基本形成。”南极磷虾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秘书长、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食品工程与营养研究室副主任冷凯良研究员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二)巩固提高过洋性渔业
  控制渔船建设规模,加强项目风险评估和可行性研究,实行项目立项论证。禁止进口二手渔船,严控境外收购渔船,加强老旧渔船更新改造。积极推进与“一带一路”沿线有条件的国家建立政府间合作机制,加强信息共享和技术合作。鼓励开展捕捞、养殖、加工、基础设施建设等相结合的综合渔业合作,提高合作水平,努力融入当地经济与社会发展。
  (三)积极参与极地渔业事务
  深入参与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CAMLR)事务,积极稳妥开发南极海洋生物资源,提升履约保障能力。加大资源调查力度,扩展捕捞区域,积极推进极地渔业科学考察船建设。加快南极磷虾捕捞成套装备和产品加工的自主创新与研发,全面提高南极磷虾渔业的综合效益。
  关注并积极参与北极渔业事务,积极参与北极渔业资源调查与管理研究。

实际上,我国的磷虾渔船主要由鱼类拖网加工船略加改造而成,虽经8年的经验积累与渔具改进,单网次捕捞能力已逐步接近日本二手船的水平,但船载加工能力与捕捞能力不匹配的问题仍然非常突出,单船日产能仍仅为挪威先进渔船的二分之一,且劳动强度大、时间利用率低,渔业产能和效率毫无竞争力可言。

赵宪勇表示,与人们所了解的传统渔业相比,南极磷虾产业链条长,是一个高技术、高投入、高产出的海洋生物精深利用新兴产业,是远洋渔业发展的新动能,促进远洋渔业发展进入一个新的业态。

南极磷虾:远洋渔业“后起之秀”

目前,全球南极磷虾捕捞量最大的国家挪威年捕捞量约为16万吨,“我国今年的捕捞量约为3.8万吨,去年最多的时候在6.5万吨左右,虽然跻身南极磷虾渔业国第二集团,但还只是挪威年捕捞量的零头,差距较大。”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党委书记赵宪勇研究员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介绍。

专家指出,科技创新是驱动南极磷虾产业发展的根本动力和唯一保障,专业性的捕捞加工装备与技术已成为现代南极磷虾渔业的基本特征。应该加强研发南极磷虾深加工生产技术和设备,如磷虾冷冻质量和磷虾脱壳技术装备水平有待提高,海上产品的类型以及产品保鲜储运技术(如食用级抗氧化剂等)也亟待研发。

冷凯良介绍,南极磷虾含有多种活性成分,如多不饱和脂肪酸、磷脂、虾青素和低温酶类等,提取南极磷虾油后的脱脂磷虾粉也可用于开发蛋白肽等产品,极大地提高了南极磷虾资源的综合利用价值。

正因如此,上世纪60年代至今,先后有苏联、日本、俄罗斯、乌克兰、波兰、挪威、韩国、智利、中国等20多个国家相继加入南极磷虾捕捞队伍,对南极磷虾资源进行研究与开发。

经过几年的发展,国内已涌现出一批发展较好的捕捞加工企业。目前,南极磷虾的主要产品形式有冻南极磷虾、南极磷虾粉、南极磷虾油,此外还有南极磷虾干、去壳虾肉和虾肉罐头等,我国南极磷虾船上加工及陆上南极磷虾油生产已经初具规模。

科学家发现,南极磷虾资源稳定,开发潜力大。目前,南极磷虾是全球仅存的资源极其丰富且开发利用程度很低的单种可捕生物资源。

近年来,极地低温海域无污染的南极磷虾逐渐受到广泛关注。我国南极磷虾产业得到较快发展,相关科研水平不断提升,为产业发展提供了技术支撑。

为了让南极磷虾产业迈上新台阶,国内还成立了南极磷虾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以充分整合国内外技术创新资源,促进我国南极磷虾产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据了解,目前黄海水产研究所已经与企业合作完成了南极磷虾油提取并联产蛋白肽生产工艺的开发,获得的南极磷虾蛋白肽粉具有很好的水溶性,更利于人体吸收,有望成为南极磷虾健康产业的“明日之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